推廣 熱搜: 2019  互聯網  科技  地坪  PVC  建筑節能  板材  有限公司  機械  包裝 

2019年03月07日柔性屏背后的中韓之戰

   日期:2019-03-07     來源:鈦媒體APP    十環網整理   編輯:10huan       瀏覽:994    
核心提示:十環網摘要:圖片來源@視覺中國文|itlaoyou-com,作者|曹亦卿劉海屏、水滴屏、下巴屏、挖空孔、彈出式攝...。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itlaoyou-com,作者|曹亦卿

劉海屏、水滴屏、下巴屏、挖空孔、彈出式攝像頭、正反雙屏……為了“全面”發展,在屏幕這一畝三分地上,手機廠商們卯足了勁玩出了花兒,無限逼近甚至突破了100%屏占比。

自然風景旅行系列 - 旅游景點的照高清圖片集合

在過去的2018年,“全面屏”是手機業界爭奪的主題詞,但你可能并不知道,這一年所謂的全面屏競爭背后,已經是柔性屏殘酷卻不見硝煙的暗戰。

主場的戰事,在中韓兩國間展開,中國出現了為改變“缺芯少屏”而奮斗的英雄群體,在以三星為代表的韓國,則亦顯露出強力“合縱連橫”的產業壁壘。中方攻,韓方守,如同5G的硝煙一樣,對于柔性屏高地的爭奪,都是同樣的邏輯——面向未來的競爭。

在前不久的MWC(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最抓人眼球的明星,當之無愧是柔性屏。這一身著華麗外衣的技術突破,甚至壓過了5G的風頭,成為最大的話題焦點。真正可以實現折疊的屏幕,將這場柔性屏戰爭推向了前臺,讓人們真真切切感受到,柔性屏的戰爭,近在眼前。

事實上,從去年年底起,可折疊可彎曲柔性屏已風聲漸起。柔宇科技的半路殺出,小米的視頻“炫技”,甚至于在春晚的舞臺上,觀眾都能看到演員身著柔性屏特制的服裝登場。再到今年MWC上三星和華為的用實力說話,努比亞、TCL緊跟而上,都清晰地釋放出一個信號:折疊屏技術取得了實質性的突破,第一批消費級產品已經來到了眼前。

柔性屏商用快步邁進的同時,不同的聲音也冒出了頭——讓屏幕折疊、彎曲的意義何在?柔性屏究竟是噱頭還是實質創新?這一場戰爭將引領什么樣的未來?

劍拔弩張

可折疊屏從專業上來說,只是柔性屏發展的極致,以可折疊屏代替傳統OLED屏幕,只是屏幕技術演進的一步。

但戰事的開局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2018年10月31日,在三星和華為都聲稱將要首發折疊屏的“爭論”聲中,一個默默無聞的國產屏幕廠商突然殺了出來,在北京發布了全球第一款折疊屏智能手機,它的名字叫柔派手機。這款手機采用的是柔宇科技獨立開發的柔性屏,官方數據稱可實現超過20萬次的折疊操作,搭載驍龍855處理器。

雖然出場方式頗為突然,但不出所料的是,這款機型目前仍在預售中,除了部分大V已入手測評機之外,大部分付了定金的用戶仍然在等待量產。

前來圍觀柔派手機的吃瓜群眾還未完全散去,小米也搞起了事情。小米總裁林斌在微博上發布了一段視頻,展示小米雙折疊屏手機工程機,聲稱這才是“第一款真正的折疊屏手機”。

小米的這次發聲引發了消費者對折疊屏的極大關注,也讓發布新機已近兩個月的柔宇科技再一次找到出場機會,直指小米視頻中的工程機造假。

國產手機紅海里,見多了“碰瓷”和口水仗,大家更關心小米能否用實力打臉。但讓人失望的是,小米的折疊屏手機最終并未被帶去巴塞羅那。

在巴展上真正將折疊屏戰火點燃的,是三星和華為。

MWC開幕的4天前,三星在舊金山發布了折疊屏手機Galaxy Fold。三星稱,該機型經過了20萬次實際測試,可以在每天開合100次的情況下,五年不出問題。這款采用屏幕內折方案的柔性屏手機,售價近2000歐元,將于今年4月底上市,首批量產規模為100萬臺。

華為緊隨其后,在MWC上發布了采用屏幕外折方案的Mate X。Mate X采用“鷹翼式”外折設計,關鍵的鉸鏈技術,能使得手機展開無痕,閉合無縫。與三星Galaxy Fold相比,Mate X無論是折疊前還是折疊后的的屏幕尺寸都會更大,當然售價也更高,直接逼近了2300歐元,官宣稱將在今年6月開售。

從2000歐元到2300歐元,三星和華為用實際行動演示了“沒有最貴,只有更貴”,可折疊屏手機的量產,直接“秒殺”了蘋果所定義的“極致價格”。

不只有三星、華為,參展的中國廠商有點軍團的樣子。TCL在這次MWC大會召開前發布了折疊屏手機方案,其原型機的鉸鏈以及屏幕均來自TCL自研;而努比亞則另辟蹊徑,發布了一款柔性屏腕機,給柔性屏在穿戴設備上的應用打了樣。

爭奇斗艷。一時之間,柔性屏風光無二,站在了舞臺的正中央。在追光燈之外,一眾尚未發布折疊屏產品的廠商也沒閑著,紛紛表達了“觀戰感言”。

在聯想董事長楊元慶看來,當前發布的所有折疊屏產品都沒有超過聯想3年前在Tech World上展示的對折屏手機設計,只是放在玻璃罩里的PPT產品。

OPPO副總裁沈義人指出,現在的折疊屏是為了折疊而折疊,兩三年內沒有普及的可能性。OPPO在今年不計劃推出商用折疊屏手機。

雷軍在小米9發布會上則認為,折疊屏手機的量產性還不夠好,因為里面的電池少得可憐,手機折疊后,空間都被占用了。而在MWC后,小米產品總監王騰則說得更實在:小米目前還沒有解決折疊屏手機耐磨性及平整度等問題,也沒有考慮清楚應用場景。

“觀戰者”眾,但不論是刷存在還是葡萄酸的心態,事實上,售價奇高的折疊屏手機幾乎“吸引”了所有的手機廠商。

可以試想,如以華為Mate X為例,超過17000元的售價,若能實現100萬臺銷量,便能帶來170億元銷售額,這是一個瘋狂的數字,但卻并不是一個難以實現的目標。更重要的,對于華為手機均價而言,這是1臺頂4臺;這樣的結果,對于小米等其他廠商來說,更是提高手機均價的“富礦”。

當然,過高的價格也成為市場質疑早期折疊屏手機銷量的重要原因。技術的突破,產業鏈的完整,良率的提升,以及場景與應用的開發,仍然在告訴消費者,這個市場,仍然處在剛剛啟動的狀態。

先行者并不見得已經取得長足進步,但他們都看到了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炫經濟”。炫酷的外形,足以撬動高昂的價格,這里面有著市場和自信的雙重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在可折疊屏狂飆突進的時刻,蘋果并沒有及時跟進,在眾多分析師眼中,蘋果今年很難拿出新品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這意味著,蘋果將缺席這一場“可折疊屏”的戰爭。

屏幕是如何被掰彎的?

“炫經濟”從來都難以成為產品立足的基石。這一場將屏幕掰彎的戰爭,是屏幕本身的重大技術突破,讓屏幕變得更軟、更輕、更結實,才是柔性屏產品的最大依仗。

從傳統CRT電視到功能手機、MP4,再到如今的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VR穿戴設備,伴隨著智能硬件的發展,其重要的組成部分“顯示屏”也實現了自身的產業鏈迭代。

在大頭電視的年代,CRT技術主導著整個顯示行業,但今天已很難一見。這是因為,CRT的缺點非常明顯,主要依靠顯像管的工藝設計,意味著屏幕越大,體積和功耗就越大,一個電腦顯示屏便要占去一張書桌。技術改變了“癢點”,CRT逐漸被LCD屏所取代。

LCD,即液晶屏幕。用形象的說法來理解,其原理類似皮影戲,而液晶分子就是“皮影”,顯示屏本身不發光,需要依靠背光板提供光源,通過改變“皮影”的形象來顯像。

用兩片玻璃板和其中的液晶分子,LCD解決了CRT笨重的難題。但隨著技術的發展,LCD的缺點也逐漸暴露——需要由背光板提供光源,再加上玻璃背板的存在,便導致LCD屏幕無法做到更薄、更輕,尤其是在手機那么小的智能硬件上,便顯得“厚重”了。而且,LCD屏幕的可視角度并不完美,不同觀看角度的顏色會有偏差,有的角度甚至無法觀看。

新的癢點滋生新需求和新技術,自發光的OLED屏幕走上舞臺。

OLED是用非常薄的有機材料涂層涂在玻璃基板上,使其自行發光。但有機涂層等工藝具有非常高的技術壁壘,6層結構厚度也不到1毫米。

去掉了背光燈,也不用液晶分子來客串,OLED使屏幕厚度進一步降低,同時達到更高的色彩飽和度與亮度,解決了視角差異的問題。?

在技術實現突破后,OLED在產品端的應用之路走得卻很艱難,它受制的主因和今天可折疊屏一樣,成本較LCD屏要高出一大截。

2007年,三星生產了自己的第一塊AMOLED屏。同年,喬布斯正式發布了第一代iPhone,將手機行業帶入智能機時代,智能手機的大潮之下,需要更多優秀的屏幕。

按此邏輯,在智能化的推動下,OLED屏幕的應用應該如雨后春筍般崛起才對,但實際上,速度遠遠不夠。它背后的原因,是OLED屏的量產命脈被產業巨頭三星握在手中,身不由己,大部分廠商都無法將其迅速應用到消費級產品上。

直到10年后,蘋果首次在iPhone X產品上使用了OLED面板,榜樣效應以及OLED面板自身的成熟和產業鏈的競爭自由度上升,使其一躍成為行業頭部廠商旗艦機的首選。也有消息稱蘋果將在2020年完全放棄LCD屏,全面啟用OLED屏。

現在,擁有廣視角、低功耗、高清晰度、反應速度快等特點的OLED早已成為了手機行業標配。

它的優點也絕不僅止于此,我們現在看到屏幕之所以能被“掰彎”,同樣是OLED面板的功勞。

通過柔性膜進行封裝的OLED面板可以彎曲,并且其彎曲特性,足以支持折疊時的彎曲半徑。而柔性OLED屏和普通直屏OLED屏的區別在于,將保護層從玻璃蓋板換成了高分子薄膜。

這樣的技術與應用的率先突破仍然來自三星,它一直以來致力于電子產品的底層硬件技術以及全產業鏈的突破。

2014 年,三星嘗試將柔性 OLED 屏幕技術用于手機屏幕。擁有單側曲面屏幕的 Galaxy Note Edge 是第一款采用了柔性 OLED 屏幕的智能手機,一經推出便引發關注與熱議。

此后,三星加大了柔性 OLED 屏幕的研發,并拉開了曲面屏手機的大幕。2017 年起,三星的 S 和 Note 雙旗艦手機均采用了雙曲面顯示屏。

與硬性OLED屏的命運相似,柔性OLED屏雖源自三星,但得以在全行業內受到追捧,仍然歸功于蘋果。

2017年,那款具有新里程碑意義的 iPhone X,將“劉海全面屏”做到了當時的極致,為了實現寬度一致的極窄邊框,蘋果利用 COP 封裝技術,將驅動 IC 貼合于背板之上,并對柔性屏幕背板底部進行折疊,才實現了我們如今所見的iPhone X“劉海”形態。

在這種過程中,柔性屏正是COP 封裝技術的基礎和前提。而 iPhone X 采用的柔性 OLED 屏幕也是由三星獨家供應。

三星、蘋果的強強聯手,是柔性 OLED 屏幕的最強背書,也引發了曲面屏和COP封裝技術的狂飆突進。LG、三星、華為、OPPO、TCL、小米等國內外電子產品廠商在2017年加緊布局OLED相關產業。2018年,OPPO Find X、華為 P20 Pro、Mate 20 Pro 以及全系 iPhone 新品,均采用了柔性 OLED 屏。

從全面屏之爭開始,柔性OLED便已走到了舞臺中央。

量變產生質變,柔性屏終于在今年被“掰彎”,而不再是曲面屏、COP封裝等“小打小鬧”,躍入折疊屏的“驚艷”。

 

折疊的背后是消費者的切實需求。

對于消費者來說,技術的突破并不直觀,但是手機屏幕的外觀改變則顯而易見。

手機智能化所帶來的使用頻率和使用場景的提升,刺激屏幕從小屏向大屏轉變,從3.5英寸的鍵盤機到6.5英寸的iPhoneXS Max,智能手機正有脫離“五指山”控制的勢頭。

在這樣的情況下,折疊屏手機出現了。

如果說柔性OLED屏是手機能夠被掰彎的技術基礎,那么,消費者對大屏的需求,和大屏無法單手控制、難以隨身攜帶之間的矛盾,就是折疊屏手機得以誕生的土壤——折疊屏不僅能將手機屏幕的大小直接翻倍,且依然能最大限度地保留便攜的特點。

折疊屏不僅能將手機屏幕的大小直接翻倍,且依然能最大限度地保留便攜的特點。

這便實現了折疊屏的第一個優點:大屏幕。

如今有部分智能機已經實現了“多任務”,但屏幕大小成為了多任務的頭號敵人,幾個界面擠在一個巴掌大的屏幕上,大大影響體驗。

折疊屏正是硬件廠商在PAD之后推出的最新解決方案。展開后的折疊屏手機基本實現了Pad形態,解決用戶最根本的娛樂和工作需求,更大的屏幕也帶來了更好的視頻和游戲體驗,當然也支持多任務模式的體驗……

在柔性屏的加持下,折疊屏手機的第二大優點便是不易碎。

沒有了玻璃面板的遮罩,柔軟的OLED面板被摔碎的可能性進一步降低。在蘋果官網,iPhone XS MAX在保修期之外的屏幕維修費用高達2600元,為了保護“嬌貴”的屏幕,多數用戶都會給手機貼上一層厚厚的鋼化玻璃膜,讓辛辛苦苦把屏幕厚度降下來的手機廠商們哭暈在廁所里。

實際上,因為采用了更加輕巧的柔性膜替代了玻璃蓋板,柔性屏防摔碎及磨損的能力已大大改變。

此外,由于去掉了玻璃蓋板,柔性OLED屏的第三大特點便是分量輕。當然,這是在同樣屏幕尺寸的前提下,可折疊的柔性OLED屏將會更加輕便。

大屏幕、不易碎、分量輕,給手機形態帶來新可能的柔性屏,吸引了一眾手機廠商,屏幕就這樣被掰彎了。

據市場機構預測,OLED市場規模在2021年將達到768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32%;其中柔性OLED市場規模為566億美元,市場占有率將達到73%。2018年,全球OLED手機面板出貨量已達到4.4億片,出貨量同比增長3.4%。

看不見的硝煙

屏幕不是你想彎,想彎就能彎。

屏幕的核心技術來自于面板等上游廠商,手機廠商的研發能力,更多的是提供解決方案,如華為、三星所推出的外折、內折解決方案。

如果說產品端的競爭是劍拔弩張,那么,在產業鏈端的戰事早已烽火連天。事實上,后者之間的戰爭,比手機廠商之間的競爭更加血雨腥風、驚心動魄。

正如上文所說,在手機屏幕的革變歷程中,三星電子是繞不過去的一座大山。三星不僅僅是我們所看到的手機廠商,它在電子產品的芯片、屏幕等全產業鏈中的地位,領先全球。

在三星的提前部署版圖中,韓國在電子產品的硬件全產業鏈中,舉足輕重,即便是蘋果,也難免經常看三星的眼色。在屏幕的變革中,三星同樣引領了市場的潮流。

 

2010年,HTC發布旗艦機型HTC Desire,原計劃采用三星的AMOLED屏。但當時正值三星的旗艦機型Galaxy S上市,為減少對自家產品的沖擊,三星直接中止了合約,“戰略性地減少”了屏幕產能。結果斐然,HTC不得不臨時換屏。

手機終端廠商敢怒不敢言的背后,根本原因是三星技術的領先。但如果只是技術的領先,那便也談不上戰爭,戰爭的背后,是三星對于產業鏈的掌控與鎖定式的合約。

在柔性屏的供應鏈端,三星“買斷”了日本Canon Tokki公司三年的設備出貨量。不要小看這個買斷,這家公司生產的是當時唯一能完成OLED屏幕蒸鍍工序的蒸鍍機。

2017年,Canon Tokki公司擴充產能至每年7臺蒸鍍機,但其中5臺仍然要銷售給三星,這不僅保障了三星的一家獨大,更是直接限制了除三星之外整個市場的產能。

再比如,在掌握著產品良率的蒸鍍掩模板上,三星也“掌控”著大日本印刷,致使其它競爭對手無法生產同等級分辨率的OLED。同樣是直到2017年,大日本印刷和三星獨供合同期滿,京東方才與其簽訂了供應合同。即便如此,京東方依然只能獲得30微米等級的掩模板,遠低于三星的10~20微米等級。

還有一個例子,包括掩模板在內的更上游原料工廠日立金屬,也一樣與三星簽訂了獨家供貨協議,面臨的情況自然也是如出一轍。

在掌控了上游、再上游和更上游之后,在供應鏈端“一手遮天”的三星才逐漸開始向手機廠商供應兩代前的OLED屏。

自2014年起,智能手機瘋狂PK誰更“苗條”,機身厚度一路降至4.7mm。自然,在這背后,主供應商三星OLED賺得盆缽滿盈,僅僅是iPhone X便給三星送去了非常可觀的超大訂單。

優秀如蘋果,也不得不被三星“敲竹杠”。痛定思痛的結果,是蘋果在采用三星屏幕不到一年,便開始努力尋找替代方案。

在天量需求的刺激下,屏幕產業鏈的活力被大大激發,也帶動了屏幕廠商在OLED屏領域全力突破三星的重重封鎖。

目前,在屏幕一領域,亞洲形成了最強的產業布局。

在日本,有日本日東電工、住友化學、Canon Tokki、大日本印刷和日立金屬金屬等齊整的上游產業鏈布局。韓國擁有具備CPI蓋板生產能力的廠商韓國科隆工業、韓國SKC,和為三星提供轉軸的KHVatec等廠商。而全世界目前所有的柔性OLED產線都已經被中國的京東方、深天馬、維信諾、華星光電等企業,以及韓國的三星和LGD承包。

據IHS Markit數據,2018 年Q3,三星在小尺寸的柔性 OLED 面板市場中,占有率達到了 94.2%,幾近壟斷。但是,隨著中國廠商對上游技術的重視與支持,積極布局,情況正在發生改變。

如今,中國廠商正以黑馬之態竭力突圍。

從2015年起,京東方、深天馬等廠商相繼宣布投建第6代AMOLED生產線,至2017年中旬,全球在建及規劃建設柔性AMOLED生產線達18條,有11條屬于中國企業。

 

其中,京東方僅2018年在重慶及福州的兩條柔性屏生產線上的投資就超過了900億元。如今,包括京東方、深天馬、維信諾、華星光電、柔宇科技等在內的中國面板企業,在柔性屏領域的投資總額已經超過了3000億元。

真刀真槍的交手正在改變競爭格局。

據IHS預測,到2020年,三星的OLED面板市場占有率將從95%快速下滑到52%;而第二名京東方將達15%市占率;韓國的LGD則以11%位居第三;深天馬及華星光電則以5-6%分居第4、第5。

白熱化的競爭與大量資本投入,推動了屏幕技術和產業的大踏步前進,但截至目前,柔性屏的應用仍處于早期階段。

其核心原因仍在于技術本身,柔性屏難以量產,關鍵在良率。

在材料費上,普通OLED面板和可卷曲OLED面板的成本分別為394美元和488美元。但因良率導致的費用損失,普通OLED僅為76美元;可卷曲OLED則為1037美元。此外,折疊屏手機所需的鉸鏈等技術,預測還需要一年左右的時間才能相對成熟。

低良率導致的成本高企,是華為和三星站上2000歐元的最主要原因。

硬件的突破尚需時日,對于智能手機來說,軟件與應用端的演進,同樣還處于前夜狀態。

在軟件端,折疊屏手機要求APP需要適配單屏和雙屏間的變化,而較低的折疊屏裝機量無法刺激開發者為其開發應用,這將極大影響用戶體驗。并且,手機系統也需要適應硬件變化,這對于手機廠商來說并不是一件小工程。三星便為此設計了全新的用戶界面 One UI,以降低用戶操作大屏手機的難度。

除此之外,續航、散熱、厚度等問題也是折疊屏手機的攔路虎。

但技術突破只是時間的問題,隨著技術的成熟,折疊屏的良率將逐漸提高,成本也將隨之大大降低。

IHS預計,以6.2英寸的2960*1440柔性OLED手機面板為例,2016年Q1,該產品的綜合良率為57.3%,但預計到今年Q4,其綜合良率將提升至78.4%,促進綜合物料成本下降26.9%。

就京東方而言,截至2018年Q3,其成都的生產線,綜合良率已超過70%。根據預測,到2019年底,京東方的生產成本有望低于三星。

成本的降低會進一步打開柔性屏應用的大門,更廣闊的市場不僅僅是在折疊手機所處于的C端,而是更多場景的B端。

在C端,除了智能手機之外,例如努比亞推出的智能手環等也將成為新的爆點,柔性屏將大幅增加手表屏幕的大小,其帶來的優化比智能手機更加明顯。此外,在衣服、包袋等穿戴設備上,柔性屏的應用也有異曲同工之處;而車載、家居等場景也有著更“藍”的市場。

而除了2C的消費電子,在B端,柔性屏也有著更多的應用場景。在存量領域,如今所有搭載玻璃蓋板的屏幕今后都可被柔性屏取代;而在增量領域,在所有曲面、不規則物體和墻面上的應用,將充分發揮柔性屏的特點,我們今日所見到的商超大屏可能很快就會被更優秀的柔性屏所替代;而在圓柱形墻面上,再也不會有由一塊塊小屏幕拼接而成的屏幕墻,而是渾然一體的柔性屏。

更重要的是,與5G、8K等所帶來的底層技術之間的互相配合,將在內容、呈現形式等維度與屏幕形成合力,提升體驗。

這樣的變化當然也將進一步倒逼產業鏈,實現從LCD向OLED的全面躍遷。

而當下的2019年,可以定義為“柔性屏元年”,折疊屏手機只是吹響了號角,一個新屏的時代正呼嘯而來。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標簽: 柔性 之戰 中韓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熱門主題:
資訊詞庫     2019 2018 資訊 國內 化工 塑料 產品 家居 市場 行業 涂料 動態 價格 中國 地板 政策 玻璃 環保 法規 能源 產業 公司 衛浴 國際 智能 建筑 管材 項目 全球
詞庫分頁     [1-2000]    [2001-4000]    [4001-6000]    [6001-8000]    [8001-10000]    [10001-12000]    [12001-14000]    [14001-16000]    [16001-18000]
[18001-20000]    [20001-22000]    [22001-24000]    [24001-260000]    [26001-28000]    [28001-30000]    [30001-32300]
 
網站首頁  |  展會合作  |  認可標志  |  登錄|注銷  |  關于我們  |  常見問題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AG开心农场开奖